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作品全版權運營探究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2019年第1期 | 禹建湘 范憬怡  2019年12月31日08:41

內容摘要:網絡文學經過20年的發展,以優質內容資源為核心的全版權運營順勢而生,其主要表現為:以內容資源的構建為核心競爭力,以品牌矩陣拓展運營渠道,全版權運營成為網絡文學新的盈利突破點。目前,全版權運營具有“閉環式”經營與“開放式”經營并存、版權改編的主要方向為影視產業、現實類作品偏少等特征。要實現絡文學全版權運營的健康發展,要采取提高內容端的質量、以文化記憶打開全版權運營的新視角,優化管理避免IP囤積等措施。

關鍵詞:網絡文學 全版權 IP

從1998年的初上枝頭到2018年的百花齊放,在20年間,網絡文學經歷了從內容為王到渠道為王,再到用戶為王的三個階段。期間,網絡文學也完成了從數量眾多到質量高峰的轉向,由此以優質內容資源為核心的全版權運營順勢而生。網絡文學全版權運營是指圍繞一部優質文學作品版權,通過以點帶面的形式對其進行多元化開發,在實現商業價值的最大化的同時兼顧社會效益,最終實現多元盈利。這意味著版權經營不再僅僅局限于在線閱讀和線下出版這兩種方式,而是可以進行影視、動漫、游戲、音樂等形式的開發。[1]2015年1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印發了《關于推動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指出要推動內容投送平臺建設和大力培育市場主體,鼓勵企業充分利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以圖文、音頻、視頻等不同形式,對優秀原創文學作品進行全方位、多終端開發利用及傳播,實現一次開發生產、多種載體發布。國家政策的支持為網絡文學全版權運營創造了一個良好的生長環境,并為網絡文學作品的全版權運營指明了發展方向。

國內網絡文學作品全版權運營現狀

1、以內容資源構建核心競爭力

近年來,以網絡文學作品改編為影視、動漫、游戲等形式滿足了讀者的各類感官需求,但是最吸引讀者的終究是原創的作品內容,并且網絡文學全版權運營發展的先決條件與運營基礎也是題材豐富、品質優良的網絡文學作品,有內涵的作品才能開發出經得起市場考驗的優質IP。內容資源處于全版權運營中的核心地位,內容資源的占有量直接決定了文學集團在網絡文學市場上的占有份額,所以各大文學集團在發展版權運營時,首先爭取的也是精品化的內容資源和高量級網絡作家。

目前占據了國內網絡文學市場頭部資源的企業是閱文集團,其旗下吸納了起點中文網、創世中文網、云起書院、紅袖添香、瀟湘書院、起點女生網、小說閱讀網、言情小說吧、元氣閱讀等9個網絡文學網站,為其提供海量的內容資源。除此之外,閱文集團還建立了完善的作家孵化和培養體系,為打造精品原創內容創造條件。雖然百度文學和阿里文學在內容資源的占有量上具有一定的劣勢,但是也在通過各種方式實現內容資源庫的擴容。例如,百度文學以縱橫中文網、百度書城為內容核心,以此提供版權的內容支撐,并且其旗下簽約作者已有一萬多人。而阿里文學則以書旗小說、淘寶閱讀、UC小說、優酷書城、PP書城等網站和客戶端,為自身版權資源的提供支持,并利用阿里商業生態圈的流量優勢,與合作伙伴共享版權資源,以期吸納更多的優質資源和作者。

2、以品牌矩陣拓展運營渠道

如果說內容資源是網絡文學作品進行全版權運營的根基,那么文學集團旗下的品牌矩陣和渠道資源就是為網絡文學作品全版權運營開疆拓土的利刃。國內各大文學集團都在充分利用自身優勢,建立自己的品牌矩陣,擴展渠道與平臺。例如,閱文集團建立的內容品牌矩陣為其全版權運營的發展構建了了極具優勢的先天條件,形成了一個無縫銜接的閉環產業。數個不同風格的網絡文學網站分別針對細分的讀者群提供優質原創作品,為IP開發和全版權運營扎下了堅實的根基。閱文集團的線下出版、有聲讀物、移動閱讀,影視制作等品牌矩陣為全版權運營培育了結實粗壯的渠道枝干,其推出的《盜墓筆記》《鬼吹燈》《斗破蒼穹》《誅仙》《瑯琊榜》《步步驚心》《擇天記》等優秀網絡文學作品在進行了影視、動漫、游戲改編之后,均獲得了極好的市場反響以及可觀的運營收益。

雖然百度文學和阿里文學目前并沒有形成完整成熟的品牌矩陣,但兩家企業各自通過百度和阿里巴巴的業務優勢,打通了自己的全版權運營渠道。其中百度文學以百度阿拉丁、百度視頻、百度移動搜索、百度PC搜索、百度客戶端、百度瀏覽器、愛奇藝、PPS、百度貼吧、百度新聞、百度移動游戲、hao123、百度手機助手、91手機助手、安卓市場等平臺作為運營渠道與傳播平臺,計劃打造集內容、影視、游戲、周邊為一體的產業生態鏈,實現版權變現與版權增值。而阿里文學與UC、優酷、土豆、阿里影業、天貓圖書、磨鐵、光線傳媒、華誼兄弟、北京電視藝術中心、浙江橫店影視產業試驗區、咪咕閱讀等達成深度戰略合作關系,預計實現全產業鏈的共生發展。

3、以全版權運營為新的盈利突破點

目前網絡文學以付費閱讀為主要盈利方式,打賞和粉絲經濟收入也日益穩定,全版權運營正逐漸成為網絡文學集團盈利的一個新的突破點。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潘凱雄在談到全版權運營時提到:“全版權運營,類同于集約化經營,可以充分發揮作品資源的最大效益。如果真能做到,是件大好事?!盵2]例如,網絡小說《摸金玦》還未出版,其電影改編權就在2016中國杭州第二屆版權合作與交易大會上以4000萬元的高價被中南影業買下,成為該文博會的標王。除了電影改編權之外,《摸金玦》還有電視劇改編權、游戲改編權、舞臺劇改編權以及圖書出版權和海外發行權等,這些版權價值加起來的總和將遠遠超過1億元。

另外以閱文集團為例,全版權運營收入目前已經成為其第二大收入來源。閱文集團2014年到2017年的版權運營收入呈現一個總體持續增長的趨勢,在2015年合并盛大文學之后,版權運營年收入從1214萬元增長到1.63億元,到2017年,達到3.66億元,出現了飛躍式增長。

(數據來源:閱文集團2014-2017年公開年度財務報告)

除此之外,版權收入在總收入中的占比也從2014年的2.6%增長至2015年的10.1%。雖然2016年、2017年的占比有所下降,但僅在2018年的上半年,版權運營收入就達到了占比13.9%,呈現增長回歸趨勢。

(數據來源:閱文集團2014-2018年公開年度財務報告)

國內網絡文學作品全版權運營特征

1、“閉環式”經營與“開放式”經營并存

閉環式供應鏈是2003年提出的一個新的物流概念,是指企業從采購到最終銷售的完整供應鏈循環,包括了產品回收與生命周期支持的逆向物流。其價值在于企業能夠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提升自身的核競爭力,企業通過緊密地合作,高效創造價值,達到滿足顧客需求的目的,以此增強顧客的滿意度與忠誠度。[3]網絡文學作品的閉環式全版權運營,是指網絡文學集團在掌握了內容資源的基礎上,通過其完善的業務構成,自身形成一個閉合的環狀式經營模式,以此對網絡文學版權進行全角度的開發。與封閉的“閉環式”運營相對應的“開放式”運營是指實行版權開放戰略與合作方共享版權資源,其產生的原因是運營集團在內容和作者資源上處于劣勢地位,而開辟出的一種不同于傳統版權運營的新型運營形態。

采取閉環式全版權運營方式的網絡文學集團一般具有海量內容資源與高水平作者群的優勢,該類企業典型代表就是網絡文學市場“巨頭”——閱文集團,其擁有上千萬部作品的儲備、旗下有730 萬名創作者,創作內容覆蓋 200 多種品類。根據閱文集團2017年年度財務報告顯示,僅2017年一年,閱文集團就對100多部網絡文學作品進行了改編,其中網絡文學作品改編的動畫《全職高手》就收獲了極好的收益。并且《全職高手》在經歷了一次改編之后,還推進了主題人物形象建設和主題餐廳開設的二次運營開發,把版權資源利用到了極致,逐漸向全版權運營中的“全”字靠攏。實行“閉環式”全版權運營需要的實力不僅僅是雄厚的內容資源,還需要具備完善的業務構成。閱文集團除了旗下19個品牌以外,在動漫開發方面有騰訊動漫提供平臺、在影視改編方面有騰訊視頻提供流量、在游戲運行方面有騰訊游戲提供支持。

開放式版權運營概念最早是由阿里文學在其2015年的發展戰略發布會上提出的,阿里文學總編輯周運稱:“我們走版權開放之路,不強行把版權控制在自己手里,愿意扶持作者成長起來,建設生態圈?!盵4]在此之后,阿里文學迅速與新浪閱讀、塔讀文學以及長江傳媒建立起深度戰略合作關系,聯合培養新銳作者,通過共享大數據資源,獲取更多的優質內容,以此吸引更多作者加盟。

2、影視產業占據主導,動漫產業后軍突起

網絡文學作品始終是全版權運營這一過程中的敘事核心,其實質是一種知識產權的多次開發與應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比較研究中心的創辦人亨利.詹金斯在其專著《融合文化:新媒體和舊媒體的沖突地帶》中,提出了跨媒介敘事理論,即“以往的開發策略,其本質是用不同媒介產品呈現相同內容,其核心是“改編權流轉”,這只是一種‘跨媒介重復’。而在跨媒介敘事中,一方面將敘事元素有序地穿插在多個媒介中,意圖通過統一的故事世界形成連貫的敘事;另一方面在同一世界觀下,保證每種媒介產品在內容上獨具特性,但又相互關聯、延展,相互達成,參互成文?!盵5]由此可見,網絡文學全版權運營中的“全”并非是面面俱到,而是要通過各種媒介形式完善對于核心敘事的闡述,這種多媒介的敘事方式構造了一個緊密的網,這個網支撐著全版權運營所追求的聯合經濟。在現階段的網絡文學全版權運營中是將網絡文學作品的內容作為敘事內核,通過影視、動漫、游戲、音樂等不同的敘事方式作集中闡述。

根據艾瑞智云提供的數據,2018年上半年網絡電視覆蓋用戶數top20顯示,20部電視劇中有12部是由網絡小說改編,包括《香蜜沉沉燼如霜》《天盛長歌》《如懿傳》《扶搖》《武動乾坤》《夜天子》《沙?!贰妒|汐傳》《法醫秦明之幸存者》等,其占比率高達60%。這種電視劇改編由網絡文學占主流的原因在于:一是網絡作品改編為電視劇的數量居多,基數較大,故而占比較多;二是目前影視劇制作題材匱乏,而網絡文學作品中有大量的優質IP具有較大的開發空間,所以影視制作公司多從海量的網絡文學作品中選取高質量作品進行改編創作;三是網絡文學作品的粉絲吸引力較強,讀者的忠誠度較高,粉絲經濟的誘發市場行為;四是網絡文學改編成影視劇這一模式開始的時間較早,相關企業經驗豐富,且運行體系較為成熟。

以閱文集團的全版權運營為例,目前閱文集團已成功開發《擇天記》《扶搖》《誅仙》《羋月傳》《從前有座靈劍山》《斗破蒼穹》《武動乾坤》《步步驚心》《將夜》《一念永恒》《瑯琊榜》《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圣墟》《鬼吹燈》等15個全版權運營IP。其中有《扶搖》《羋月傳》《步步驚心》《瑯琊榜》《武動乾坤》《鬼吹燈》《擇天記》《誅仙》《將夜》《盜墓筆記》《斗破蒼穹》等11部作品改編為電視劇,《斗破蒼穹》《擇天記》《一念永恒》《盜墓筆記》《鬼吹燈》5部作品改編為電影,由此可見影視產業的運營占據了閱文集團全版權運營內容的主導地位。

在網絡文學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的火爆局面之外,動漫產業作為后起之秀邁入全版權運營隊伍的前列中。2018年7月,閱文集團與企鵝影視合作發布了國產動漫的“百番計劃”,該計劃根據我國動漫產業的發展現狀,對其分別進行了題材、內容、形式上的深度創新。在此之前網絡文學作品改編為動漫作品就已經顯現出了良好的發展勢頭,例如《全職高手》開播24小時全網播放點擊量就已破億;《斗破蒼穹》在播放首日也取得了點擊量破億的成績;而《擇天記》收官點擊量更是突破10億大關,開創了全VIP觀看的歷史先河,打破了國內3D動畫的首播紀錄。

3、改編題材種類多樣,現實類作品偏少

網絡文學集團在對優質IP進行開發改編時,多以影視、動漫、游戲為主要方向,走多產業、多形式聯動的道路,并且在不同形式的改編中作品的題材種類也呈異彩紛呈之勢。根據艾瑞咨詢2017年《中國數字閱讀行業報告研究》顯示,2017年網絡文學作品改編電視劇排名前10的作品中,既有《楚喬傳》《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擇天記》《醉玲瓏》等4部古裝歷史類劇作,也有《鬼吹燈之精絕古城》《鬼吹燈之牧野詭事》《鬼吹燈之黃皮子墳》《河神》等4部給觀眾帶來緊張刺激體驗的懸疑類作品,除此之外還有《歡樂頌2》《浪花一朵朵》等展現都市生活的現實題材類作品。根據報告中的數據統計,網絡文學作品改編動漫的題材形式也是豐富多樣。在排名前五的動漫作品中,既有武俠類動漫《斗破蒼穹》、玄幻類動漫《妖神記》《擇天記》、仙俠類動漫《從前有座靈劍山》,也有現實競技類動漫《全職高手》。在電影改編方面,電影制作方也是從各種題材的IP中尋找挖掘點,艾瑞咨詢2017年《中國網絡文學IP影響力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網絡文學作品改編電影排名前五的影片《鬼吹燈之尋龍訣》《鬼吹燈之九層妖塔》《盜墓筆記》《悟空傳》《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既有懸疑類作品,也有古裝類作品。

通過以上數據可以觀察出,無論是影視、動漫、還是游戲,其改編的題材形式都具有繁復多樣的特征,首先在時間維度層面上做到了橫跨古今,其次在精神體驗層面上既有玄幻仙俠的大放異彩,也有現實故事的情感落地。但是不可回避的一個情況是現實題材類作品的明顯缺失。但是,不能忽視的一點是2017年網絡文學作品的電視劇和動漫改編排行榜中現實題材作品只占排行榜中的20%,在電影改編排行榜中更是一部都沒有上榜。

在類型多樣的題材改編作品中,現實題材作品相對來說偏少。出現這樣的情況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一,因為網絡文學作品本身的題材偏向問題,網絡文學作品內容往往多偏向于玄幻架空和懸疑,對于現實題材回避較多。第二,架空玄幻類作品脫離了現實條件的束縛,對于運營公司來說,這類作品的改編創造更加靈活,不僅有利于進行影視、游戲、動漫等形態轉換,還能在一定程度上節約制作成本。第三,創作現實題材類作品對作者的寫作能力有較高的要求,既考察作者的生活觀察力和感受力,又考驗寫作者發掘新穎角度以及細節描寫的功力,大多數網絡作家還無法駕馭現實題材。第四,玄幻懸疑類作品相對來說更能得到觀眾的青睞,因而更有市場。當下現代人的生活壓力大、工作節奏快,當在物質世界中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之后,大多數人需要進行精神和情感的宣泄,這時他們往往更偏向于閱讀可以“打怪升級”、“改變世界”的架空玄幻類作品。如此各種原因,導致網絡文學在全版權運營時,題材過于集中和單一,缺乏現實觀照性。

對全版權運營未來發展的建議

1、保證內容質量,呼吁現實題材回歸

網絡文學20年的發展運營從一開始的線上閱讀到后來優質網文作品的線下出版,再發展至近些年的全版權運營,優質的精品內容始終是網絡文學商業資本運作的的一個重要資源。就如亨利.詹金斯所說的,跨媒介敘事更強調“內容生產”,并且不僅僅滿足于內容在平臺間的復制,更要求內容在不同平臺間的互動與共生,其核心是“表達的解放”。[6] 這正是全版權運營需要內容精品化的源頭所在,在經歷了類型化發展階段之后,網絡文學作品在一段時間內出現了嚴重的同質化問題。無數雷同的套路與情節,很容易使讀者產生審美疲勞,如果長此以往,將很難滿足全版權運營過程中影視化、動漫化、游戲化、音樂化等各種不同形式開發的要求,更不能支撐起網絡文學整個行業的發展。

網絡作家在其作品中構建出了一個具有獨特風格與獨立結構的虛擬世界,這時對讀者產生吸引力的已經不僅僅是一部文學作品,而是一個有價值體系的世界觀。同樣,網絡文學全版權運營所要做的也不僅僅是對一部文學作品的改編,而是要對這個世界觀進行不同形式的建構與重塑,以此加強讀者的忠誠度和用戶粘性。因此想要滿足網絡文學作品健康發展的要求,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打造一個具有“正能量”的精神內核,樹立一個符合現實情感需求的世界觀,其次就需要作品具有足夠的文學張力,使其能夠支撐起版權運營的全方位、多角度的開發。

近20年來,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和被廣泛應用,不僅給網絡文學提供了基礎技術和傳播平臺,還給網絡文學培養了一大批忠實的網絡用戶。面對如此廣泛的受眾群,我們除了要從中發現網絡文學廣闊的發展前景之外,還必須認識到網絡文學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尤其在“網文出?!钡臒岢敝?,我們更要思考將向世界提供怎樣的文學作品。2004年,起點中文網通過出售網絡小說數字與實體版權,打開了東南亞市場;2014年,WuxiaWorld,Gravity Tales等北美網絡文學翻譯網站的建立吸引了大批西方讀者;2017年5月,閱文集團推出起點國際Webnovel,這標志著網文出海2.0時代的正式開啟。網絡文學出海已經完成了從內容輸出到文化輸出的轉型,逐漸成為了展示國家形象的一個窗口。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強調,“推進國際傳播能力建設,講好中國故事,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蓖ㄟ^網絡文學講好中國故事,需要脫離玄幻仙俠題材等虛擬世界的桎梏,以現實題材作品中的現實情感進行民族文化的溝通,進而在世界范圍內建立起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認同。

從社會意義和文化輸出兩方面來看,現實題材的回歸可謂是“眾望所歸”。那么該如何走好現實題材創作這條路呢?

首先,現實題材的創作應該扎根現實生活,提取現實生活元素進行文學作品創作。汲取現實生活中的精神和文化養分,可以從作家創作這一環節入手,帶領網絡作家們一同感受真實生活和現實“正能量”,借助這種方式讓網絡作家們獲取創作靈感。例如,2018年10月,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和上海市作家協會在上海舉辦了第五期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高級研修班,培訓課程中就加入了以“改革開放40周年成就”和“黨的誕生地——上海紅色遺跡”為主題的現場教學。通過參觀歷史遺跡、偉人故居和科技高新區,讓作家們深刻感受歷史的演進和國家經濟的高速發展,為創作積淀養分。

其次,強調現實題材的回歸并不是讓網絡文學作家們改變或放棄自己擅長的寫作風格與特長,去一味的投入現實題材的創作中,而是應該借助自己擅長的創作風格與題材去展現出現實關懷和現實情感。這樣做既保證了作品題材的豐富多樣,又抓住了現實題材回歸的核心。江蘇網絡作家宅豬在談到自己對于現實題材創作的理解時說到:“《牧神記》寫的其實是玄幻版的改革變法,我把對歷史及現實中關于改革的思索融入到全新架構的玄幻世界之中,并且將格物致知、學以致用的儒家思想作為作品的精神內核。整個故事雖然天馬行空,但傳遞的現實關懷和傳統文化滋養是不言自明的?!盵7]

2、讓文化記憶打開全版權運營的新視角

在IP開發中融入文化記憶的思路對于全版權運營來說是一個具有啟發意義的突破點。對全版權運營的內容核心來說,文化記憶所承載的空間記憶和鄉愁情懷是可以講好中國故事的特色元素,也是現實題材創作的一個切入點。同樣,蘊含文化記憶的內容作品可以以情感記憶為立足點吸引廣泛的讀者,引發讀者的情感共鳴與現實思考,從這個角度來說,這也是網絡文學承擔社會責任的一個突破點。從全版權運營的實際運營角度來說,把文化記憶融入全版權運營中,可以拓展開發運營思路,打破目前全版權運營影視、動漫、游戲聯動的思維局限。通過挖掘文化記憶IP,可以建立相應的主題公園、主題街區、特色小鎮等。這是一個從“文化”到“文化”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從“生活”回歸到“生活”的過程。

德國學者揚·阿斯曼 (Jan Assmann) 和阿萊達·阿斯曼 (Aleida Assmann) 的文化記憶理論中指出:“盡管記憶的內容是過去的,但它卻是現在的思維工具?;蛘哒f,記憶的內容構成了過去,但是沒有記憶卻無法思考‘現時’和‘此在’,這構成意識現實過程的深刻基礎。假如歷史是文化的記憶,那么這就意味著,歷史不只是過去的痕跡,而且也是現在的積極機制?!盵8] 由此看來,文化記憶是全版權運營挖掘優質IP的一個新的突破點。2018年11月,“城市記憶”杭州歷史文化網絡作家創作工程在杭州啟動,該工程圍繞杭州三大重要歷史文化遺存——錢塘江、大運河、良渚,開展了“城市記憶·錢塘往事”“城市記憶·運河風流”“城市記憶·良渚曙光”三大篇章的網絡文學創作。

歷史在經歷了“文本化”的過程之后,才能成為集體記憶的一部分。當歷史事件被翻譯成某種符號系統時,就構建了文化記憶。在全版權運營的開發創新中,我們需要將文化記憶進行釋放,這需要經歷“去文本化”的逆向開發過程,即從事件的敘述中還原事件,從記錄中賦予記憶不同的意義,從恢復記憶中創建事實。[9] 蘊含集體記憶和集體智慧的IP內容往往能從讀者的內心情感和精神記憶層面引發讀者的共鳴,通過這種形式脫離虛構幻想背后虛無的吸引力之后,展現在讀者面前的就是更加牢固、更深層次的文學魅力。

自然文化空間是文化記憶中重要的一環,在全版權運營的開發思路中加入自然空間的元素,可以以一種新形式擴展全版權運營的版圖,從而進一步完善全版權運營中追求“全”的意圖。英國歷史學家西蒙·沙瑪(Simon Schama)在《風景與記憶》一書中指出:我們總習慣于將自然和人類感知劃歸兩個領域,但事實上,它們不可分割。尤其是各種空間,比如某人在那里誕生的居所,充滿著記憶的痕跡。[10] 在網絡文學全版權運營過程中實現自然空間理念的運用,主題公園、主題街區、特色小鎮等都是可以探索的實踐路徑。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建設實施方面,要充分挖掘文化景觀基因,以保證區域文化特色,避免出現“千鎮一面”的雷同情況。這里談到的文化景觀基因是指文化“遺傳”的基本單位,即某種代代傳承的區別于其他文化景觀的基本因子,它對某種文化景觀的形成具有決定性的作用,反過來,它也是識別這種文化景觀的決定因子。[11] 文化記憶的呼喚和文化景觀基因的存在是在全版權運營中利用自然文化空間的先決條件。

3、優化管理,避免IP囤積

在IP改編影視劇、動漫火爆的資本市場下,許多公司都走進了一個漩渦。即為掌控內容資源,在市場需求不清晰、未考量公司實際運行資本等情況下,大量爭奪版權,導致了有限的運營資本無法在授權期限內完成大量IP制作,使公司陷入了一個IP囤積的困境。而實際上,許多公司往往只有5到8年的版權改編期。例如,2016年歡瑞世紀借殼星美聯合上市時,曾公布了公司的IP儲備情況,儲存27個IP的改編權,共計花費4500萬元。發展到2018年,歡瑞世紀仍有21個IP尚未開發,其中《畫壁》《吉祥紋蓮花樓》等7個IP,已經過了版權授予期,損失的版權授權費高達850余萬元。除此之外《古劍奇譚:琴心劍魄》的影視改編權也將于2019年1月9日過期,但該IP至今尚未進入改編流程。[12]

為避免IP囤積的情況,網絡文學在進行全版權運營時,應當通過優化管理,在版權運營的各個環節未雨綢繆。首先,在購進版權前,應該做好詳盡的市場調研,可利用大數據進行市場用戶行為分析,確認用戶消費取向,做到有的放矢,為后續改編節約一定成本。其次,可以建立作家和編輯培育機制。在IP誕生的源頭避免低俗化、同質化IP的堆積。閱文集團早在2015年就創建了“閱文星學院”,歷時三年,孵化出7位白金作家,35位大神作家,為優質IP創作扎下堅實的根基,通過優質的市場效益彌補IP囤積的資金損耗。星學院的白金作家宅豬的作品《牧神記》在2017年6月發布,半年時間就拿下了2017中國原創文學風云榜“年度改編潛力IP”稱號。除此之外,還可以在作家進行初期創作時建立一個專業改編團隊與作家進行溝通,在創作與改編之間建立起一個紐帶,方便作品的后期改編?;蛘?,通過提升編輯團隊的專業化水準,提高IP改編效率,壓縮制作成本與制作時間,加快IP購買與二次銷售的流轉速度。最后,要轉換運營心態,實行開放式的深度合作模式。事實上,出現IP囤積情況的公司,往往是那些公司規模較小,資金基礎薄弱的公司。這樣的公司在面對海量IP市場時更應該建立一個開放的平臺,進行版權資源共享,避免與其他公司形成直接競爭關系,從而形成一個合作共贏的生態圈,實現IP囤積最小化。

參考文獻: 

江苏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上海快3开奖l结果近50期 股票怎么开户支付宝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新疆11选5杀号 福建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大乐透基本带表走势图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 极速赛车app注册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