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2020,我們作品里見 ——文藝家新年寄語

來源:文藝報 |   2020年01月01日13:31

李維康(京劇表演藝術家):

2019年對我來說是難忘的,在這一年即將結束的時候,就在12月30日,由中國文聯為沈鵬、吳雁澤老師和我而辦的第三屆文聯知名老藝術家成就展在京開幕,這個展覽通過對老圖片還有一些具有紀念意義的歷史實物的梳理和展出,幫我回顧和總結了這一生走過的藝術道路?;仡櫷?,我感到既有很多遺憾,也有很多欣慰。對我熱愛的京劇事業,我這一生奮斗過、努力過,盡到了我們這一代戲曲人應盡的責任,我是無愧于心的也是幸運的。同時我也感到,作為中華傳統藝術最具特色的集大成者,我們的戲曲藝術無論是在新中國剛剛成立、國家貧窮落后的時候,還是在今天這個新時代,都一直受到歷屆政府、國家領導人和普通百姓的支持,正因為如此,這門古老的藝術才能在今天煥發出勃勃的生機。京劇是門活的藝術,它靠一場場演出積累經驗凝聚觀眾,所以京劇的今天靠的是一代代老藝術家和我們當代這些戲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在我看來,無論哪一代藝術家的付出都非常了不起。所以今天,在迎接未來之時,我們永遠不能忘記他們。我們應該感謝所有曾為京劇、為中國的戲曲事業作出過貢獻的人,要向他們學習,要不斷改進不足,向前進,只有這樣,京劇的明天、戲曲的明天才會越來越好。

新的一年,我想祝愿所有戲曲界的同仁和我的好朋友們都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和良好的心態,我們還要不斷繼承和創新,要為戲曲爭取更多的當代觀眾。這個艱巨的任務尤其需要年輕一代去努力奮斗完成,需要他們淡泊名利,只問耕耘不問收獲,因為只有真誠地對待觀眾,藝術家才能獲得最真實的回報。新的一年我還希望我們《文藝報》也能取得更大的成績,能更多地向全社會宣傳文藝界的正能量,因為人的成長是需要不斷培養與啟迪的,而報紙就是我們最好的陣地。

潘魯生(民間文藝家):

辭別2019,迎來2020,21世紀即將走進一個新的10年。在這承前啟后的時刻回顧過往、展望未來,我們由衷地感到振奮又踏實。新時代開啟了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征程,傳承發展優秀傳統文化、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文藝發展方針,民間文藝迎來了新發展,呈現出了新氣象。過去的一年里,“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取得首批成果,涉及12個門類的12個示范向社會發布,盛世修典,紀錄了新時代文化發展的壯麗篇章?!爸袊耖g工藝集成”編纂出版工作全面推進,為民間藝人立傳,為民間工藝存檔,保留了世代傳承的文化記憶,續寫了“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時代篇章。全社會文化自信更加堅定,文化傳承與發展意識進一步增強,“我們的節日”文化活動更加紅火,“民間文藝之鄉”更有活力,民歌民謠、民間舞蹈、民間工藝成為人民群眾最真切的鄉愁記憶、最美好的文化創造。民間文藝如山花爛漫,展現出了新時代文藝的勃勃生機。

新的一年里,我們還要進一步走進鄉土田野,傾聽人民群眾的文藝心聲,服務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我們要深入開展民間文藝創作、組織民間文藝活動,以民間文藝為載體和紐帶,更好地團結和服務廣大民間文藝工作者,以研究、創作和文化活動助力民間文藝繁榮,增添人民生活的幸福感和獲得感,以民間文化創造增強凝聚力和認同感,并表達人民對新時代的夢想和追求。新的一年迎著新春田野大地的氣息,望民間文藝也能以新的發展邁向更廣闊的未來!

馮雙白(舞蹈理論家):

2019年特別難忘,在上海舉行的中國藝術節上,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作為開幕大戲演出獲得巨大成功。當時,全場觀眾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貫注地觀看這部諜戰舞劇作品,演出結束時場內掌聲雷動,不少觀眾眼含熱淚。這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時刻。一部紅色題材的舞劇在很短時間內就已演出百場,商演合同甚至已簽到了2021年的下半年,可以說,它創造了中國舞蹈界的一個全新記錄。在我看來,2019年中國舞蹈創作的重大突破與收獲還在于舞臺上出現了一些富有時代特性與現實意義的全新藝術形象。如同樣獲得好評的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將20世紀60年代的故事和今天獨生子女的教育現狀結合在一起,大膽地采用時空交錯穿梭的藝術手法,通過對比展示了深刻的藝術內涵。舞劇之外,2019年一些小型舞蹈作品的創作同樣令人驚喜。如民族民間舞領域中的《花兒永遠這樣紅》《額爾古納河》等奉獻出生動而精致的藝術樣式,少兒舞蹈《龜兔賽跑》《樂土》《邊走邊唱》等把孩童世界的純真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做了非常巧妙而感人的結合。街舞創作方面,繼《黃河》之后推出的《斑銅》,在街舞的動律中融入了云南銅匠藝人的身姿和勞作韻律,刷新了人們對街舞這一外來舞種的認識?;仡?019年中國舞蹈創作多方面、多領域、多層級的努力和成績,我深切地感受到,文藝工作者只要心系人民,心系時代,就一定能得到人民群眾的喜愛,才可攀登令人仰慕的藝術高峰。

王浙濱(編劇、電影制片人):

2019年是令我刻骨銘心的一年。元旦回長春,我和父親在醫院里度過了他99周歲的生日。父親是個樂觀豁達的人,年邁之后,他總喜歡給活著找一些目標:我要活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不用出國門在家門口看奧運會多么自豪;我要活到2015年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再獲一枚國家頒發的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戴在胸前再一次走過天安門多么光榮;我要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我要告慰那些為新中國成立而犧牲的戰友們的在天之靈,他們年輕的生命在戰火中沒有白白倒下……

在父親99周歲生日那一天,父親告訴我,他已經戴著老花鏡一字一字地讀完了我創作的兩部新劇本。他對我承諾,要活到我為2022北京冬奧會編劇的電影《我心飛揚》、為北京紫禁城建成600周年編劇的電影《清明上河圖》拍攝完成。他說,“我至少要活到2020年,活到100周歲,放心吧,沒的問題?!睅е@份沉甸甸的承諾,回到北京后我更全身心地投入創作??扇f萬沒有想到,12天之后,父親沒有信守他對我的承諾,在北方最寒冷的冬日安詳地離開了這個世界……我的父親在戰爭年代出生入死,五個腳趾頭被炮彈炸飛留在了孟良崮戰場上。在和平年代,他始終拖著那只殘腳忘我地為新中國建設工作著,他比他所有的戰友都健康都樂觀都幸運都堅強,可他惟獨沒有完成對女兒的承諾,他認為那不成問題的問題,將是我多么大的遺憾啊……2019,悲傷永存于我心里,而創作卻一天也不敢懈怠。因為承諾即是永恒,我當義無反顧,勇往直前。

劉 江(導演):

“物來順應,未來不迎,當時不雜,既過不戀?!痹鴩淖毅懻f得好!既過不戀說的是,已過去的就不必再糾纏留戀。但對于影視人來說,在這樣一個辭舊迎新的時刻,還是不免感到有些踟躕、徘徊。

在過去的這一年里,我們總能聽到一些消息:某影視公司已經破產,某影視城過去門庭若市現已人跡罕至,某影視展已無人看展等等。消息說的也許是實情,但問題的關鍵是,我們應該怎樣看待這些現象?在我看來,影視界經歷了一次嚴重的“發燒”。為何會發燒?因為有“毒素”侵蝕行業,而行業的“免疫系統”與之展開了激烈的廝殺。那這“毒素”又是什么?答案是:急功近利的拜金主義和浮躁的創作心態,是假數據的盛行與評判體系標準的喪失。而喪失了公正評判體系的行業,注定會導致混亂,導致運作取代創作,導致劣幣驅逐良幣。那么,什么又是行業的“免疫系統”呢?即不做金錢的奴隸之信念,即對專業和審美的堅守與敬畏,這是一個行業得以庚續的良知和操守。

“洗盡鉛華始見金,褪去浮華歸本真?!蔽蚁嘈糯罄颂陨持?,真正好的作品必將留下,而中國影視業的發展正在走上新的坦途。

王儉(劇作家):

回望2019年,我有兩部原創話劇相繼上演:《追夢云天》聚焦國產大飛機的研制;《龍騰伶仃洋》反映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二者同屬工業大題材,對戲劇而言則是難以承受之“重”。面對這樣艱巨的命題作文,我曾望天生畏、望洋興嘆,但還是迎難而上做了出來,因為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需要這樣的劇目,而此類戲的創作亦需要劇作家的探索和突破。文藝創作者與工程建設者一樣,僅有使命擔當還不夠,還必須具有攻堅克難的智慧和功力。寫戲如造橋,要在深刻性和生動性、行業性和戲劇性、高度和溫度、事件和人物、偉大和平凡、成就和磨難、歡樂和痛苦以及劇場和觀眾之間,建起一座座堅固而美觀的橋梁。我力圖刻畫劇中人在心靈跑道的艱難起飛,揭示情感之海的跨越和精神之橋的構建。然而,受限于主客觀等種種因素的制約,劇作尚有諸多遺憾。新時代英模輩出,但并非簡單復制就能促成舞臺上的欣欣向榮,關鍵在于如何以更高的質量標準建造好藝術之“橋”。期待在新的一年及將來,我還能繼續“試飛”“造橋”;還能更加深入地開掘人物內心的“海底隧道”,營造沖突的洶涌波濤,在靈魂的天空穿云破霧,描繪生命的航跡,折射時代的投影……

錢林森(劇作家):

人一上了歲數就會感覺時間跑得飛快,好像一年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這年就又要跨過去了。30歲前總感覺年是個慢郎中,老等不至;而一過60歲,它好像就變成急驚風了,總是讓人跑不贏?!墩f文解字》里有注:“年,谷熟也?!笨梢?,年是人們盤點收成的時間節點。

回顧我的2019年,這一年過得有點倉促但也還順利。說小不小說大不大的事兒做成了一件,即寫成了一部劇并拍完,還趕在跨年之際在央一黃金時段播出,也算是谷熟的年慶了。這就是我繼《絕命后衛師》之后的“絕”字第二部?。骸督^境鑄劍》。該劇是為紀念古田會議90周年而創作的,但我們的故事卻并未直接正面敘述古田會議的召開及其彪炳千秋的偉大意義,而是寫了一支在1928年閩西農民暴動中起家的小隊伍和一群小人物及他們的成長。故事的切口是小得不能再小了,但其展開后的主題卻也正好契合了古田會議的精神,播出后看看,這“以小見大的別樹一幟”讓我這編劇心中也不免有些“自得”。

新一年我要做的還是一件事,即創作絕字三部曲的第三部:《絕密使命》。年前我已寫完了劇本大綱,據說7月電視劇就要開機??磥?,2020又會是忙碌而倉促的一年了。但我的心中一是有了目標;二是時代的裹挾讓人停不下腳步,就年歲而言咱雖已處于劣勢了,但論“絕對里程數”,還是可以占些優勢的。所以,都別停步,下一年谷熟依然可期。

寧海強(導演):

2019年是中國電影業豐收的一年。這一年,中國電影人獻禮制作了一大批重大革命歷史題材、現實題材影片,其中我有幸參與了影片《決勝時刻》的創作。這部影片再現了當年毛主席和中央領導人進入香山雙清別墅后,組織渡江戰役解放全中國、籌劃政治協商會議、籌建新中國開國大典等輝煌歷程。在對歷史人物的刻畫方面,《決勝時刻》采用的是生活化、接地氣的表現方式,注重人物細節的刻畫,希望以此表現出叱咤風云的領袖們的親切可愛。影片中每個主要人物身上都承載著一段歷史。如片中劉少奇同志在新中國成立前對經濟領域所遇問題的謀劃和運籌;周恩來同志對籌備政協會議的熱情;朱德同志對渡江戰役的關注和指揮;任弼時同志對中蘇關系的建議等。影片“以小見大”的人物塑造和事件表達以及創新的藝術化呈現成為創作改編的重點,亦成為這部獻禮電影的最大特色。而人物身上體現出的濃濃情感和其對國家、對民族的熱愛也讓觀眾深深為之動容。

其中令我感觸最深的是一個即將留學讀研的北大女孩兒在看過影片后改變了畢業后想留在國外的想法,而決意學成后報效祖國,這說明我們通過電影藝術激發了青年人內心那種感同身受的家國情懷。在我看來,新時代的中國電影人正在用年輕人熟悉的方式和年輕人對話,在用緊張、好看、震撼、大氣的影片吸引年輕人的同時也在傳播著時代精神與主流價值觀,讓青年人更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與家國之間的那份血脈相連。而作為電影人也只有認真傾聽,勇于創新,才能創作出更多人們喜聞樂見且具有深刻情懷的電影。

梁振華(劇作家):

2019,由我編劇的電視劇《澳門人家》帶給了我異樣的溫暖。三灣斜街上的老梁家,永葆“中國心”的三代人,情緣糾葛,離合聚散?!傲杭掖笪荨钡氖⑴c復得,夫妻情誼的破裂與彌合,家庭的分崩與團聚——無不蘊涵著關涉“回歸”的隱喻。在我看來,真正的“回歸”是內在而久遠的,是精神歸宿上的共鳴。歸根結底,澳門的回歸并不只是簡單的主權上的回歸,而是澳門百姓、大陸同胞雙向互動的心靈回歸。

“有信,有心,有信心”,是梁家的百年祖訓,也是貫穿這部劇的精神主題。行事講究信譽,待人交付真心,對未來葆有信心——這些信條既是生活態度,更是一股精神氣質,它源自那片土地上悠久綿長的道德傳統,也折射出了平凡的澳門人沐雨櫛風、豁達奮發的人生哲學?!栋拈T人家》播出期間,很多觀眾在網上交流并探討觀感。我們都曾經歷坎坷與困境,我們也都憧憬未來與幸福。每當寒冬時節,終將是那些抵御風雨、凝聚信念的力量給予我們以莫大的安慰與溫暖。2020年春天,我編劇的親情劇《媽媽在等你》即將開拍。這部劇講述了遼北鄉村一位名叫“石竹”的母親將5個孩子拉扯成人的故事,時間跨度長達25年,作品中傳遞了人世間最質樸、最動情、最堅定的呼喚,其中有我對天底下母親的敬和愛,也融匯了我對改革時代充滿溫情的感知。

在我看來,每一次創作都是一段溫暖而百感交集的旅程。我懷念創作過程中的每一點焦灼與歡愉,懷念每個人物、每段情節從指尖與鍵盤的摩挲間誕生的歷程。而我最期待的,則是從歲月和心靈里生長出來的故事,帶著勃勃生氣與觀眾的相逢。對寫作者來說,這是出發后的抵達,亦是遠行后的還鄉。

石倚潔(歌唱家):

2019年似乎還在繼續,時間就瞬間轉換到了2020年的邊界。這一年細想起來,于我而言有一些特別的時刻。

年初,我迎來了藝術生涯中首版《茶花女》的正式演出,出演劇中的阿爾弗萊德。這是我主演的第40部歌劇,演出既是一次圓夢,也是對自我的一次突破。暮春時節,我在歐洲演出了《弄臣》。雖然兩年前在智利也曾演過,但在歐洲還是第一次正式登臺,合作對象又是赫赫有名的柏林德意志歌劇院。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從觀眾、指揮到劇院經理都不約而同地對這次演出以及我飾演的曼圖亞公爵這一角色給予了很高贊譽。隨后,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島的特內里費歌劇院我又演出了一次《弄臣》。7月,我在西班牙還演出了《拉美莫爾的露琪亞》,被評為西班牙瓦倫西亞歌劇院的“年度最佳男高音”,而這部歌劇也將成為我今后常演的保留劇目。此外,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奮斗吧,中華兒女》也是我今年參與的重要演出。整場演出回顧了新中國的滄桑巨變,讓我們再次感受到了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而這次飽含榮譽感的演唱無疑也將成為我人生中一次難忘的經歷。除此外,我還獲得了一些新的舞臺體驗。比如在電視節目《歌手》中與龔琳娜、王佩瑜老師的合作。我們用三種唱法共同演繹了歌曲《武魂》。未來我希望能以更多形式和更多可能來推廣美聲。

2020年我將第一次站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舞臺上出演威爾第的《法斯塔夫》,四場重要演出中還包括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現任院長多米尼克·梅耶爾的告別卸任演出。同樣富有挑戰的還有將在西班牙上演的貝里尼的歌劇《清教徒》,雖然2019年11月我曾在法國馬賽歌劇院演唱過該劇的音樂會版,但歌劇的演繹仍是不敢掉以輕心的……新的一年即將開始,看著自己滿滿的日程表,感到好像還來不及回憶就已被推向了下一個目的地。不管怎樣,年輕人不可辜負歲月與時光,新的一年讓我們一起,期待更多的驚喜與收獲。

宋方金(劇作家):

2020年到來了,在此?!段乃噲蟆返淖x者朋友們新年快樂!要說今年的辭舊迎新,我比往年多了些感慨。因為當下新年的“新”我感到已不僅僅是時間意義上的了。5G、人工智能等新生事物已真正進入并影響著我們的生活。一個技術不斷升級、審美觀念和審美需求正在并將繼續發生巨大變化的時代到來了。求變不再是一種心態和勇氣,而是一種擺在眼前的激烈挑戰。就我所處的影視行業來說,短視頻已登上舞臺跟長故事爭奪注意力,作為一個講故事的人,機遇和競爭同在,壓力和動力并存。過去的一年,我編劇和監制了三部劇集。都市歡樂喜劇《熱愛》已在衛視和網絡平臺播出,都市勵志劇《甜蜜》和網劇《刺》都將于2020年上半年跟觀眾見面。這三部劇中既有我對既往故事規律的遵守和開掘,也有在新技術環境下對故事講述手法的變革和探索。新的一年,我還將編劇并制作一部農村題材的劇集《一生高貴》。作為一名從農村走出來的編劇,我對鄉村懷有深厚的感情和赤誠的熱望。這部劇集將集中呈現這些年來我對中國農村的觀察和思考,展現近些年來那里發生的可喜變化。我多希望在說出下一個新年快樂之前,能讓大家看到這部生機勃勃的劇集。2020,我們故事里見。

申 奧(劇作家):

2019年是我人生的分水嶺。第一部電影歷時3年,歷經坎坷,終于公映。初出茅廬,始終慚愧署上“作品”二字,視為對“作品”的定義之敬畏??偨Y起來教訓比經驗多,遺憾比收獲多。該走的彎路九曲回腸,想抄的捷徑荊棘密布。創作者最大的郁悶莫過于創作不由衷,表達不充分?!爸轮π?、繼往開來”,來日方長,吾輩當以八字自勉。感謝所有喜歡電影《受益人》的觀眾,我因此獲得繼續從事導演工作的“上崗證”;同時也感謝所有不喜歡它的人對我的鞭策和指正,我必將引以為戒,三省吾身。

新年將至,我下一部電影的創作已在途中,但愿那時我能用最硬的弓,使出渾身的力,拉得又緊又滿,射它個百步穿楊。于那作品面世之時,再自信地署上“作品”二字,并在更遠的未來,為“作品”而創作,而表達,而吶喊,而喝彩。

江苏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网易理财平台官网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查看 全天安徽快3最准计划 深圳风采号码走势图 pk10助赢免费安卓版 一元倍投表 安徽11选5最新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正好 pk10开奖官网 甘肃11选五前三直选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