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春天送你一首詩之一 深信春天已經自天外抵達

來源:詩刊社(微信公眾號) | 李少君 等  2020年01月02日06:41

應該對春天有所表示

李少君

 

傾聽過春雷運動的人,都會記憶頑固

深信春天已經自天外抵達

 

我暗下決心,不再沉迷于暖氣催眠的昏睡里

應該勒馬懸崖,對春天有所表示了

 

即使一切都還在爭奪之中,冬寒仍不甘退卻

即使還需要一輪皓月,才能撥開沉沉夜霧

 

應該向大地發射一只只燕子的令箭

應該向天空吹奏起高亢嘹亮的笛音

 

這樣,才會突破封鎖,浮現明媚的春光

讓一縷一縷的云彩,鋪展到整個世界

 

清晨從涿州赴京上班路上

江嵐

 

樹杪營巢處,春幡掛滿枝。

花開如有信,喜鵲最先知。

 

不安的春天

藍野

 

這個春天,一定有它的設計者

他躲在一張白紙或者一縷氣流后面

四時輪轉,不過是他的一個小小游戲

我們只是游戲里的小小配角

 

這個不安的身軀,剛剛習慣溫暖

剛剛知曉,一定有另一個身體

也稱作——我

他在遠方,與我互用魂魄

追隨著他想追隨的,比如油菜田,溪水

和布谷鳥的第一聲呼喚

 

春風多么過分地夾帶著寒流

我仍倍感幸運地領受這戰栗的不安

演出開始了!有一個我站在這里

在無邊的天幕之下

奢侈地享用著生命,這遼闊的大劇院

 

春日

聶權

 

我種花,他給樹澆水

 

忽然

他咯咯笑著,趴在我背上

抱住了我

 

三歲多的柔軟小身體

和無來由的善意

讓整個世界瞬間柔軟

讓春日

多了一條去路

 

 

春天,樹木飛向他們的鳥

——給何不言

彭敏

 

花事橫斜,鳥聲低小

這是白日放歌的好時節

我們柔軟的呼吸,在清淺的草叢中

款款吹拂,恍若靜雷

 

湖水參差,微風徐徐

我們的微風,走過湖面,走過樹梢

風中涌起的塵土,光芒舒緩

宛如暮色里動蕩的星辰

 

我們的村莊,花事橫斜

起滅的云霓舒開廣漠的疆界

我們淺淺的春天,搖曳如風中的蛛網

美好的事物漫天飛舞,我們守在暗處

 

趙四

 

一個人已老到無須再開口,不再用言辭

只用虔誠的微笑贊美那至高的無限

此刻的靜美,畫出人的邊界

貼近晨昏、四時變幻,為祂所樂見

收起疊好這線,將之置于星之光旁

待第一縷春風經過時祂揮手摻入

如此年輕的春,因而美好

而不輕浮,溫暖而不飄忽

一個綠世界里漾出神秘的金

 

涌動

隋倫

一切只是開始,河流解凍

春天的名字到處都是

那些雕塑擺出各種姿態

感性而奇異的符號彎曲在角落

在它們傾斜的身影下

精靈般的神思在跳動

我知道它們是坦誠的,來自不同時空

如同黃昏下的我們,被還原成最初模樣

一起看白色消融,看落日漸漸隱去

等待彼此的形象在河水里清晰起來

變成一個個躍動的螺旋

而那些沉默的螺旋則并不凸顯

我甚至看不清楚它們的形狀

被聒噪的流水覆蓋,隨即又消失

在不尋常的世界里,它們小心地生存

當太陽照亮這一切

房間里微小的存在也會被再次發現

我知道,春天從很遠的地方趕來了

雪意和寒冷已經消失,從云端透出的光

在干燥的土地上、在黎明吹來的風中游動

我蜷縮在自己弱小的苞芽里

內心之門向外敞開。無數的門也會敞開

沒有一座可以被輕松取代

它們獨特而堅定,像是預演了春天的樣子

在此刻,正以微弱的力量引出雷鳴

 

春天里

祝立根

 

茶葉和浮云來自后山

清澈的泉水,從云隙間流出

春草一如既往,燃燒春山

鳥鳴一如既往,在空氣中跳水

我們一如既往地老去

一如既往,談論春天里的事情

左手邊,就是飛機場

天空每天都送來陌生的人

他們戴著墨鏡,脫光衣服滑入溫泉

右手邊,則是一個青年詩人的墳

朋友呀,原諒我一再提及

那個在現實的荒原上,搭建天國花園的人

已經死去,他種下的

玫瑰、郁金香,唐朝來的牡丹

已經一一枯萎,他失敗了

——或許他已經成功,此刻

他躺在眾多的火山之間

孤立的墳頭上,野花在次第盛開

 

你看故鄉多嬌媚

丁鵬

 

大朵云盛開在閃亮的鐵軌之上

寂靜的鐵路橋下——鋒利的冰鞋

一閃而過——是誰點燃篝火

在冰層最堅硬的地方——我試圖

牽你的手而你卻總是躲著我

 

去年夏天你坐在高高的閘門上面

穿著草綠色的裙子——望著我

一個猛子扎下去兩片蛤蜊托上來

我上岸你拉過我的手——你忘啦

水庫后面很多野花很多螞蚱

 

今天是怎么啦——那我一個人

去大路上看經過的拉練的部隊啦

裝甲車坦克大炮還有卡車上面

愛小孩兒的士兵——我也一個人

翻大墻——到部隊的打靶場

 

撿那些沒有火藥的子彈殼——

拼架雄赳赳的戰斗機或光吹響兒

你送我一頭小鹿我也不打算理你

你送我一只通紅的青蛙我就理你

我把它放在手心上看它生氣——

 

腮幫鼓成拳頭大跟我現在一個樣

看我摘下狗皮帽子后冒煙的頭發

你終于笑啦——我揪你的小辮子

你就追著我打啦——追著追著

春天就到啦——河水就解凍啦

 

布谷鳥就叫啦——就該栽水稻啦

柳絮就該飄啦——櫻桃就該紅啦

你就該如花綻放啦——我就該

放棄逆水行舟和時間說我投降啦

跑不動啦——是真的跑不動啦

 

春日讀《枕草子》

韋樹定

 

春是破曉佳,讀之拍手起。彼女隨筆書,其心何旖旎。宮事浮沉外,心性固隨喜。遂憶我少時,牧牛春山底。及牛涉春江,而我伏牛背。眼見藻荇流,便欲弄春水。又恐牛側身,我墮江水里。水淺濕我衣,水深我身死。屏聲任牛浮,中心情不已。

 

寫在春天到來的時候

李點

 

我想哭

大聲地哭

高一聲低一聲粗一聲細一聲

一聲接一聲地哭

像母親用舊的紡車

在深夜,持續發出迂回的噓聲

 

我想哭

在春天到來的時候

哭聲不是一個人若干悲傷的宣泄

我想用這種方式,告訴世界

命運垂憐了一個女人和她曾經的苦難

讓她一推開窗,便看到

紫荊花在開

 

那棵樹

寇碩恒

 

我見過一棵樹

在春天的莊稼地里

就像一片孤獨的羽毛

沒有什么比它更高了

沒有什么跟它在同一個方向

當所有事物都平鋪好自己時

它是唯一

向上的力量

江苏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最新好股票推荐 广西十一选五下注 江苏七位数开奖综合走势图 河南快3一定牛开奖直播 体彩七星彩综合走势图新浪网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快 上海时时乐 网上投注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深圳风采今期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快3专家预测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