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慶余年》的啟示:如何把“書粉”轉變為“劇粉”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安迪斯晨風  2020年01月02日09:01

在2019年末劇版《慶余年》橫空出世之前,由男頻文改編的電視劇已經屢遭滑鐵盧。無論是連載時廣受追捧的《斗破蒼穹》《將夜》,還是王牌導演張黎掛帥、偶像楊洋領銜主演的《武動乾坤》,抑或是廣受二次元群體熱愛的《全職高手》均沒有激起太大水花。與此同時,女頻文改編的影視劇則持續風生水起,不管是歷史言情的《羋月傳》還是仙俠玄幻風的《花千骨》都吸引了大量觀眾。于是,圈里圈外普遍認為:男頻文的IP化是條吃力不討好的險路。

網絡小說出現的初期,并沒有男頻與女頻之分。后來,隨著讀者群體對小說內容的關注點的差別,慢慢分離成了兩個幾乎完全不同的小說文類。一般來說,女頻文是主要由女作者創作、發表在女性讀者占主流的平臺、并且讀者多為女性的作品。男頻文的情況則更為復雜,除了男性讀者之外,也有大量女性讀者閱讀。一般認為,男頻小說的字數通常更多,往往以百萬計,女頻小說則相對短一些;男頻小說往往更加注重大格局的架構和錯綜復雜的劇情,而女頻小說更加注重情感描寫。當然,凡事都有例外,男頻作者貓膩筆下的男女情感不比任何女頻作者差;女頻作者Priest筆下的劇情也非一般男頻作者可以比擬。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女頻文改編的影視劇并不完全對應于“大女主劇”,比如2015年口碑與收益俱佳的古裝大男主劇《瑯琊榜》,原著就是一部在女頻網站上連載,主要面向女性讀者群體的典型女頻文。與此同時,男頻文對應的改編影視劇,就幾乎100%都是“大男主劇”了。

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出來,男頻文改編影視劇時有不少先天存在的制約條件。首先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現階段在各大視頻app追劇的用戶大部分都是女性。而她們中的大部分天然就更愿意去看那些以情感糾紛為主線的劇作,而不太樂意去看熒屏上的光影特效或是打打殺殺。這樣一來,男頻文中最吸引讀者的地方就被消解掉了,畢竟論起對人與人關系的描摹和情感的表達,女頻文有著無可爭議的優勢。

另一方面,因為小說字數太多,導演和編劇至少要用一個月才能通讀一遍五六百萬的浩淼篇幅,對檔期繁忙的“小鮮肉”演員們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有不少男頻文改劇都是主創人員連原著都沒讀便匆匆披掛上陣,只從原著里取用了一個人物設定和事件背景,劇情則改頭換面,大相徑庭。制作方沒有真的把原著當回事,并不打算理解原著的精神內核,在改編成劇時,對原著大改一通,讓它變得更加簡潔與鮮活。但是,這樣一來也就失掉了利用原著影響力吸引小說粉絲的目的,畢竟讀者喜歡的就是原著的劇情,看到自己心愛的小說被肢解和篡改時,多半會“用腳投票”不再為劇花錢。

在吸取了大量IP化失敗的教訓之后,有不少男頻文從業者也看出了癥結所在,一個能夠挖透原著魅力和爽點的劇本才是影視改編成功的基石。于是有些作者開始嘗試親自參與影視劇改編,比如知名歷史類網文作家月關就擔綱了其著作“大男主劇”《夜天子》的電視劇本創作,通過踏實細心的劇情梳理,讓劇情和人物更加切合電視劇的表現風格。盡管這部劇因為宣傳不力沒有獲得太好的成績,但是在觀眾中口碑不俗,在國產劇中已經實屬難得。

《慶余年》的成功進一步證明,由男頻文改編的“大男主劇”也有著廣闊的市場空間,之前的失敗只是因為不得其法。首先從選題上講,制作方選擇了貓膩筆下最具悲劇藝術感的小說原著,并且能夠理解和尊重書中表達的“自由與平等”信念,讓全劇有了不同于其他古裝劇的精神內核。不過,該劇的成功也至少有一半功勞要歸于“最會講故事的編劇”王倦。在此之前,他已經連續擔綱了《木府風云》《舞樂傳奇》《大宋少年志》等作品,無一不是化腐朽為神奇,給公眾講了一個又一個精彩絕倫又懸疑難料的故事。

《慶余年》能夠吸引到包括陳道明、吳剛、袁泉等著名演員參與,絕非偶然,其中最關鍵之處便在于,該劇有一個認認真真講故事的好劇本和踏實用心的制作團隊。王倦的《慶余年》改編不但真的吃透了原著,而且能提煉出小說的精髓在何處,還能一眼看出原著的邏輯線和情感爆發點哪里不夠好,哪里有漏洞。所以他才能夠帶著自己對劇情的深刻理解,梳理出一個更能讓觀眾理解、接受和信服的故事脈絡。不得不提的還有王倦的人物塑造功力,原著中的滕子京(即劇中的滕梓荊)并沒有太多的戲份,與男主范閑的關系也并不像劇中密切,但是王倦把這個小人物演繹成了有血有肉的大配角,并用他的死賺到了大量觀眾的眼淚。劇中的其他人物,如王啟年、范若若、陳萍萍等人性格特質均從原著中來,但是又都不同程度地獲得了升華。

相信《慶余年》的成功一定也會帶給后來者們深刻的啟示,要想真正吸引“爆款”網絡小說的讀者,把“書粉”轉變為“劇粉”,最關鍵的核心之處就在于能夠在最大程度忠實原著的基礎上,用符合邏輯的劇情、精良的制作和踏實誠懇的演職員隊伍,制作一部令人能夠一眼看出原著真正味道的影視劇作品。

江苏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