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獨自散步

來源:天津日報 | 黃亞洲  2020年01月02日06:36

我喜歡獨自散步,或大街,或小巷,或湖畔,或隨便什么小徑,隨便小徑落滿什么顏色的花。

就一個人散步隨意,可控步速,想快快點,想慢慢點,想忽然停下來莫名其妙看看天上云,也沒事,或忽然斜幾步,要摸摸墻前躥起的葉子,心想這是什么植物,香氣這么淡雅。有時候,忽地迎面一絲涼風,又聞天邊幾聲鳥鳴,沒來由地生了傷感,眼角顧自濕了,便掏手帕去揉,旁邊也沒人斜眼說,一爺們兒掉淚,什么出息!

這天一早,朋友們就嚷嚷說去看日出,說是太陽8點20分吐紅,大家動作快點,大家早餐廳對付一下就跟著出發吧。我便獨獨說不去了。山里、海邊看日出多回,不想經驗重復,盡管那一刻撕心裂肺壯烈非常,自己心里打算,還是趁這個時辰獨自走走為好。

這個小鎮子七點多了天才蒙蒙亮,8點多出門,正好晨風習習,起起伏伏的小街看去幾乎無一行人,西班牙人睡得真香。

出了酒店,我便沿著一條我昨日晚上未曾走過的小街行走。那街干干凈凈,一路緩緩上坡,像要去天上,這種感覺叫我喜歡。

兩側鋪子不多,都是關門的。街上偶爾有小汽車開過,濺起幾片花瓣,除此之外,天地間寂靜無聲。

沿街走到坡頂之后,發現小街繼續往前蜿蜒,同時也往兩側爬開,形成了十字路口。身歷高處,似乎也可觀望日出,見東邊一片屋頂,瓦上已是血紅了,想必伙伴們都在那里雀躍,相機啪啪不停。這個名叫龍達的小鎮,海拔700來米,居懸崖之上,觀日出原本是理想的,而我,此刻,偏是獨獨望著西面。

這里望西面,風景好,腳下仿佛是個觀景臺,也有欄桿。扶欄望向西邊,竟見視線下方沉淀著一大片沉沉浮浮的白霧,而懸崖下面的紅色屋頂與黃色屋頂,便在這白霧里浮現,隱隱約約。山下人若抬頭看霧,這霧就是云了。

而那深褐的粗重的峭壁,則一柱一柱地從那白霧里升出,筆直上躥,與我的視線齊平,敘述著這個西班牙南部小鎮的險峻。怪不得旅游手冊要大驚小怪介紹,說這是個“云端里的城市”。

清涼的晨風迎面拂來,一縷又一縷,也不覺寒,倒是看得呆了。

心里忽然想,這晨風,這白霧,這峭壁與躲在峭壁底部的那片影影綽綽的紅瓦房子,還有我此刻站立著的這小街的高端,以及默立在街旁的一群又一群精致的白墻房子,房子窗臺上開放著的這些紅的花、藍的花、紫的花,甚至這小鎮整個的早晨,現在,都是我一個人的,都入了我一個人的目光,吹在我一個人的皮膚上,進了我一個人的境界,這種感覺是多么的奇妙。要是有兩個人出來散步,那這一切就得分成兩半了,就得對半切了,這真是不敢想,就很有點缺憾了。你或許會說一加一大于二,一加二大于三,兩個人三個人的感受加起來,互相一堆,就倍加豐富了。但在我,這仍不敢想,想的還是一個人好,我一個人呢,便會給予我周遭的景,給以獨份的美。

哪怕,對撲上來的清涼的風,一縷一縷的,我也給它,獨份的擁抱。

獨自散步,就賺個隨意,滿眼過去,都是景,都是獨一份的感受,細細想來,都是平生的經歷、偶得的體悟、自撰的哲學。

那些紅的花、藍的花、紫的花,連同那幾粒離開又粘合的嗡嗡嚶嚶的蜜蜂,都是回憶。

離開小街的高處,我又倒著走回去,這又是下坡的愜意了。眼里依舊是晨風里那些清涼的房子,窗臺上那些彩色的秋天。只不過,樓墻上端的顏色有了變化,一種金色的耀眼的光亮,在白墻上緩緩擴大著自己的面積。

我往東看,白房子與白房子的窄小的縫隙處,已經冒頭的太陽果然已在閃現它的熱情,一晃,又一晃。

我的伙伴們肯定已經以集體歡呼的方式迎接它的露頭,果然我剛進得酒店,從興奮里還沒有緩過勁來的伙伴們便一個勁嚷,你為什么不去啊,你不去太可惜了!

我笑笑,只不語。

我要趕快回房收拾行李箱,旅行團即將出發。下一個點是塞維利亞,航海家哥倫布勇敢出發的城市。

朋友們啊,我那個閑散的獨份的小鎮早晨,看來你們沒有。

江苏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网络购彩 贵州十一选五在线购买 房地产股票推荐 浙江东日股票行情 11选5博彩真经共享 甘肃11选5前3直遗漏 福建11选五技巧 四川快乐12任选五 今期三肖必中特马 快乐10分预测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