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遠方 黛青色的山巒

來源:檢查日報 | 查干  2020年06月05日14:01

第一次讀到“黛青”這個詞匯,是在《紅樓夢》第七十九回:“如黛青眉,昨猶我畫;指環玉冷,今倩誰溫?……”一見便喜歡起來。因為它,與蒙古語里的“烏嫩青柯爾”十分相似。烏嫩青柯爾:即是云青的意思。這個詞匯,可以表述故鄉山巒的真實色彩和情狀。唯山地草原上的山巒,才配用這個詞匯,地域開闊,天空高遠,而氣流清爽。譬如:蒙古高原。唯有百靈鳥青郁的叫聲,和蒙古馬長長的嘶鳴,才可完美表述它的高闊與情致。就如席慕蓉在歌詞《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里所寫:

“如今終于見到這遼闊的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淚落如雨?!?/p>

她還寫:

“請接納我的悲傷我的歡樂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

心中有一首歌?!?/p>

的確,蒙古高原與蒙古人血脈相連。一見黛青色的山巒,心中便有了依托。感謝雪芹先生,他把這個詞匯教給了我。僅僅一個詞匯,如此讓人刻骨銘心,是我始料不及的?;蛟S是因為,它讓我尋到了描繪故鄉山巒,神似情狀的緣故。

還有一首蒙古族現代歌曲,它以清麗的歌詞,悠揚的曲調,讓人心馳神往,其中,有兩段歌詞是這樣的——

“高高藍天的鑲邊上,

那是我黛青色的山巒。

遙望那心中的福地,

那是我心愛的故鄉。

閃亮在遙遠天際的,

那是我銀色的包房,

親愛的媽媽手捧著鮮奶,

留在那朦朧的遠方……”

我把它譯成漢文時,就借用了黛青這個詞匯。我們一幫作家詩人,彼時正在呼倫貝爾草原上一處大型蒙古包里,喝著飄香的奶茶,品嘗奶食和塔拉哈。塔拉哈,即列巴,為主人自制,好吃到無法形容。

時在七月,地蒸氣在閃閃爍爍地上升著。山巒橫臥,美若一道天然蛾眉。我想到了吳冠中。天空藍得出奇,草地濃綠得流油,幾片羊脂云,移動其間,是剛點到的那一筆?!对娍分骶?、詩論家楊子敏提議,讓我再用蒙漢兩語演唱那首《故鄉的倩影》。我拿起哈達,托著奶酒,開始獻唱:“高高藍天的鑲邊上/那是我黛青色的山巒/遙望那心中的福地/那是我心愛的故鄉//閃亮在遙遠天際的/那是我銀色的包房/親愛的媽媽手捧著鮮奶/留在那朦朧的遠方……”唱畢,大家沉默片刻,繼而送來熱烈的掌聲。其中,有幾位詩人動了情,抹了淚。子敏兄,尤甚。不是歌者優秀,是歌曲情深意切。

雁群南來,也正好掠過頭項,鳴聲若雨。左前方,在淖爾里飲水的那一群良駒,不時把嘶鳴亦傳遞過來。還有,包門外逶迤而去的各色野花,在風中輕輕地搖曳,在作扭動狀。噫嘻!七月的呼倫貝爾,果真誘人亦醉人啊。說它是仙境,也不為過。子敏兄,具有音樂天賦,他掏出采訪本,讓我哼唱,他記譜亦添詞,之后,自顧自地哼唱起來。后來,馳向大興安嶺的漫漫旅途中,滿車箱都是《故鄉的倩影》的歌聲了。我對他說,我心中的確裝滿了故鄉,吟唱時眼前出現的是我白發的慈母,和充滿泥土味的故土。

故鄉,自古至今,是每個人心中深深藏匿的那一粒珍珠,且帶有體溫。那些,有關故鄉的古典詩詞,一觸讓人動容,是因為心中藏有鄉愁的緣故。如:“心逐南云逝,形隨北雁來。故鄉籬下菊,今日幾花開?!薄皽觊L安夜,殘燈獨客愁。故鄉云水地,歸夢不宜秋?!薄叭搜月淙帐翘煅?,望極天涯不見家?!钡鹊?。鄉愁,歷來是言不盡意的一種訴說,是永不能治愈的病癥。人犯鄉愁癥時,總有一個物象,首先撞進心來。如我者,則是那一脈——黛青色的山巒。那是我落生之后,第一眼看到的象征物。后來,苦于找不出恰當形容它的漢文詞匯。與一個黛字,加一個青字,相遇即是大半生。

養育我的那個村落,叫做嘎亥圖艾勒。艾勒,即村落。是一處狹長的盆地,四面環山,一條小河,挨村流過。人稱:嘎亥圖高勒。高勒,即河。嘎亥圖,蒙古語:有野豬出沒的地方。童年故鄉的山野,常有野豬出沒,有時成百上千。假如不守防,一片苞谷地一夜間便蕩然無存,顆粒無收。我即是敲著鋁制臉盆,去趕野豬的那個少年。巡夜中,夜露打濕褲腿,感到生疼,但是覺得興奮。那種敲打臉盆的聲響,在靜夜里,震動四野,甚覺威風。困,是一定的,也餓。于是,與同伴們燒起青苞谷來吃,那種飄滿山野的清香,至今讓我發饞。然而在那時候,身在福中不知福,沒心沒肺的不知珍惜。后來突然有一天,被人呼為異鄉客,或游子時,才明白,那一脈黛青色的山巒,和敲著臉盆趕野豬的童年,離我遠去,已變得如夢似幻。方才知道,自己已非山野里游蕩的那個野孩子。那些透明的山霧,閃爍不定的綽綽山影,山上出現的海市蜃樓,遠方城市的倒影,以及移動中的車水馬龍,都早已變為往事。清夜里,隨我而眠的,只有兩行淺淺的思鄉淚。

后來,卸下馬鞍,脫罷征裝,白發覆額之時,鄉情,卻不知不覺間發酵起來。于是,千里萬里,奔回故土,急切地去尋親尋根。當遠遠望見那一脈黛青色的山巒時,心似乎圓潤了,然而,頃刻間又破碎了。因為,為我升起那一縷,招魂般炊煙的,已非我身著長袍的白發慈母。那一碗熱氣騰騰的,印著胎記的饸饹面,不再香香地在等我。于是,黛青這個詞匯,開始在記憶里模糊起來,有一種突如其來的憂傷,隨之刺痛心肺。

江苏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山东扑克3顺子中多少钱 京东智投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山东快乐扑克3 广东26选5技巧 11选5 博彩真经共享 股票涨跌怎么算 河南福彩快三一定牛预测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